正文

今年华尔街出现的撤离潮与前两次不同。

▲视频截图。

文|徐立凡

过去近80年里,纽约全长仅500多米、宽度仅11米的华尔街一直是全球金融中心。

不过,这条世界上最著名的金融大街如今一派萧条景象。

英国《卫报》网站日前刊发了一篇报道,描绘了华尔街的现状:大街上写着“出租”字样的招牌随处可见;即使是进入圣诞假期,门店也少有人光顾;租赁活动相比一年前下降了近80%,比10月份下降了55%。

这个降幅高于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时期。《卫报》报道用“这里没有人了”为标题,概括了华尔街今天的面貌。

华尔街已无大型银行

实际上,华尔街在最近25年来已出现了三次金融机构撤离的高潮。

第一次是在1995年-2000年间,华尔街之王摩根士丹利和美国四大银行之一摩根大通先后将总部撤出了华尔街,不过都没有离开纽约。

第二次是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华尔街再次出现了撤离潮。

其中代表性金融机构就是2007年-2008年引爆了美国次贷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的雷曼兄弟公司。

第三次撤离潮从美国疫情暴发后开始。

投行巨头高盛集团在2009年就已将总部从华尔街搬到了西街曼哈顿广场附近,日前,美媒报道高盛集团考虑在佛罗里达州建立资产管理基地,这是要将主要业务搬离纽约的节奏。

对冲基金巨头埃利奥特管理公司也宣布将把总部从华尔街搬迁至西棕榈滩。

而对华尔街最新的一击来自德意志银行。12月14日,德银发布公告称,由于受疫情影响,为了节约运营成本,其负责北美业务的曼哈顿办公室将搬离华尔街。这个办公室目前有将近2000名员工在华尔街办公。

德意志银行是最后一个坚守在华尔街的大型银行。德银的撤离,标志着华尔街彻底失去了银行业中心的地位。

▲资料图。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现在只能靠两家证交所撑场面

今年华尔街出现的撤离潮与前两次不同。前两次撤离潮主要是出于节约华尔街昂贵租金的考虑。

金融机构从华尔街所在的曼哈顿下城搬到曼哈顿中城,通常租金能便宜一半,而且办公场地更大。

而今年主要是被疫情吓着了。

华尔街从今年3月开始连续出现新冠病毒确诊病例,随后各金融机构不得不推行分散化办公、远程办公。

起初这只是临时性的应对措施,实行了几个月后,金融机构的高管们发现,并没有对业务造成多大影响。

分散化办公不仅能够防止疫情传播,还可以节约租金。

到目前为止,华尔街只有11%的员工回到了办公场所。

许多公司已决定把不同业务分类,在一些业务部门实行永久性的在家办公政策。

这种趋势本来可能让华尔街的金字招牌永久褪色。

幸好,华尔街还有两家证券交易所撑场面。纽约证券交易所有2400家上市公司,纳斯达克则有4400只股票挂牌。

两家证交所之所以能待在华尔街,是因为疫情没有影响其繁荣。

此外,证券交易是流量密集的交易,对带宽有非常高的要求,还有的证券交易不允许远程交易。所以,华尔街的金字招牌目前还能发光。

▲资料视频。今年3月份,美投行CFO因新冠肺炎去世 系首位死于疫情的华尔街高管。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不止华尔街企业在迁移

实际上,华尔街“没有人了”不是孤例。

今年以来,美国的财富版图明显出现了重绘的迹象。

像西部加州硅谷的许多科技公司还在搬离。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大都把南部的佛州、得州当作了新目标地。

从过去的财富聚集地搬走,自然是因为加州和纽约租金太贵,生活成本太高,让企业雇主和雇员都倍感压力。

此外,加州和纽约均属美国疫情传播最严重的地方,增加了人们的不安全感。

虽然佛州、得州的疫情也相当严重,佛州还被媒体诟病州政府有意控制疫情数据,没有反映疫情的真实情况,但佛州、得州等地实行的免交州收入税、联邦收入税、个税等轻税政策,部分对冲了人们对于疫情的恐慌。

企业离开原先的产业带、舒适区,不是没有成本的。这本质上反映出了美国部分经济实体的防守收缩态势。

华尔街或许不会因此迅速衰落,但显然,今天的华尔街再也不是过去那个华尔街了。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陈静 校对:陈荻雁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188金宝搏bet官网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版权所有